新聞中心
您現在的位置: 甘肅能源投資有限 >> 新聞中心 >> 行業動態 >> 正文
火電企業虧損麵近一半—專家建議加快體製綜合改革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來源:中國能源網    點擊數:1448    更新時間:2018/11/29 【字體:
    由於煤價上漲、電價調整滯後、利息壓力加大、產能利用率低等原因,當前火電企業虧損麵接近50%。近期,中國(海南)改革發展研究院課題組在山西、陝西等地實地考察中了解到,部分火電國企麵臨因現金流斷流可能導致企業關閉。中改院專家建議短期內盡快采取具體政策幫助火電企業打破困境,同時加快電力體製的綜合改革,實現電力公益性與商品性的有效兼容。

    火電全行業虧損是結構性問題

    2018年上半年,能源行業效益總體改善,但火電企業虧損麵接近一半。從區域看,中改院調研的山西省83%的火電企業虧損;從微觀個案看,課題組考察了山西運城某電力,裝機容量為兩台60萬千瓦。該企業2017年虧損2.42億元,累計虧損25.57億元,資產負債率為151.52%。

    專家認為,火電企業普遍虧損,是多種因素疊加,尤其是政策性和體製性因素影響的結果。

    煤價持續上漲,呈現“廠”字形趨勢。以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為例,2016年6月1日,該指數為390元/噸,到2017年年底達到577元/噸,直接增大了發電企業成本。

    煤電價格聯動機製作用有限,煤炭成本波動不能及時反映在電價。2016年下半年煤價上漲以來,電價僅在2017年7月1日上調過一次,上調幅度還不足以覆蓋煤價的漲幅。以山西運城某電力為例,其上網電價漲幅為3.93%;同期企業不含稅采購綜合標煤單價漲幅為41.24%。

    利息壓力加大。火電企業投資時利用銀行貸款,形成經營中較大利息壓力。山西運城某電力2017年僅利息支出就達到1.7億元,相當於該企業當年虧損的85%。導致火電企業貸款難度加大,麵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。

    調峰保供政策性因素影響。山西運城某電力投入運營以來,出現較大虧損的是兩個年度。一是2008年奧運保電,當年企業虧損達到7.13億元;二是2011年煤價飆升,大唐運電嚴格按電網調度保障供應,當年虧損5.73億元。兩個年度的虧損占到企業曆史累虧的一半。

    火電消費五年內難以替代

    基於我國“多煤少油缺氣”的能源結構,火電在我國電力供給中的位置十分重要。2018年上半年,全社會用電量中,火電發電占比達74.3%。中改院專家認為,我國電力消費需求快速增長,其他能源在未來5年左右還難以取代火電;更重要的是,火電在電力供給中還承擔著其他類型電力發揮不了的“主動調峰”和“兜底保供”的作用。

    專家分析說,如果不改變現在火電企業麵臨的“惡性循環”,一批火電企業將成為“資金斷流,生產斷工、銀行斷貸”的“僵屍企業”。尤其是一些中型以上、技術比較先進、環保標準達標的火電企業一旦淪為“僵屍企業”,不僅重啟生產和經營的成本巨大,而且有可能嚴重影響電力的平穩供應。

    課題組認為,如果能夠抓住火電企業中的突出矛盾與問題采取措施,一批技術水平高、管理規範的火電企業有條件擺脫困境,變惡性循環為良性循環,為擴大內需戰略提供重要的基礎設施保障。

    盡快解決火電行業普遍虧損問題

    中改院專家建議,長期短期措施結合、治標治本政策結合,把解決火電行業普遍虧損作為基礎設施補短板的重要任務。

    一是采取貼息、債務置換等方式,避免火電企業現金流斷裂。當前最需要的政策是銀行不要抽貸,適當延長還款期限,保證企業正常運轉;與此同時,以債務置換為主,以政策性貼息為輔,降低火電企業當期利息負擔;鼓勵市場化的債轉股,盤活技術先進、環保標準高、管理規範的火電企業。

    二是盡快建立“調峰”補貼機製。火電在調峰和保障電網安全中發揮著重要作用,其公益性需要得到相應的補償。建議設立全國性調峰補貼機製,不同類型調峰由不同主體補償。比如,對電網安全起著支撐作用的重點企業的公益行為予以的相應補貼,由電網承擔;因電力保供的調峰,其補貼由省一級政府承擔。

    三是盡快放開增量配電改革實施範圍,支持火電企業與用電大戶直接對接。特許企業與用電大戶直接簽訂供電協議,可以改變電網統一定價的格局,將為未來電力市場化改革、電力配送體製改革提供有益探索。

    四是進一步提高環保、能耗、安全、技術等標準,加快淘汰關停不符合要求的30萬千瓦以下煤電機組,改變火電產能過剩,設備利用小時數偏低的狀況。

    五是深化電力體製改革打造煤電企業平穩發展的製度環境。

    我國煤電聯動機製電價調整頻次偏少,調整門檻偏高,煤價波動傳導到電價波動的時間過長,建議以“小幅快調”為目標加快優化煤電聯動機製。對超過一定波動幅度、影響到下遊企業和居民的電價異常波動,政府予以熨平。

    當前我國煤電聯營水平還比較低,內化價格波動的作用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。建議對煤電聯營出台具體的鼓勵支持政策,爭取2020年煤電聯營比重提高到30%左右,尤其是鼓勵跨區域煤電聯營。

    中改院課題組認為,改變“煤盈電虧”“煤虧電盈”困局的出路在於理順電價形成機製,打破電網壟斷格局,加大市場化電力交易比重,加快統一電力交易平台建設,火電企業在交易平台上與購電企業直接對接;建議加快破除電力交易市場分割,鼓勵電力跨省交易。推動建立包含中長期、現貨交易的全市場化交易機製。

 

文章錄入:admin    責任編輯:admin